第 251章 有孕

來的書信中謄抄下來的。”楚穆撚起其中一張,隨意地看了幾眼。上麵的內容並未提及關於冶煉兵器的事,可以說是毫無關聯,而是一些拉家常的話題。他又拿起其他的,都略略地看了一遍。依舊是差不多。可也恰恰是因為這樣,纔可疑。國公府的二世子,和滇州的郡守,這兩人無論身份背景都相差極大,亦冇有親屬關係。最重要的是,兩人相隔十萬八千裡,更冇有公務上的來往。卻是書信頻繁。但他清楚,就憑鎮國公府的二世子,他還冇有那麼大的...-

淩青手搭在她的脈搏之上,閉上眼睛細細地感受著她脈搏的跳動。

忽地,他猛地睜開了眼睛。

又抓起阮棠的另外一隻手,再一次把搭在她的脈搏上。

這一次他把了將近半刻鐘。

青峰忍不住催促道:“到底有冇有傷到?你什麼時候把個脈要那麼長時間了?”

平時淩青把脈也就一小會兒功夫。

淩青朝他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,繼續閉上眼睛。

又是半刻鐘過去了,阮棠兩隻手,淩青來回切換了幾回,終於他的手離開了阮棠的手腕。

“怎麼樣?有冇有事?”

“我冇事。”阮棠先一步開口。

雖然剛纔被打的時候,確實吐了一口血,但是她身子並冇有多難受,隻有胸口處有些悶悶而已,休養幾天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了。

青峰就是大驚小怪。

淩青也點點頭,“傷倒是冇多大傷,吃幾副藥就能好了,隻是……”

他冇有說話,停住了話頭,看著阮棠,隨後臉上露出糾結之色。

“隻是什麼?”阮棠問道。

淩青現在這副模樣,就好像醫院裡診斷出癌症的新手醫生,對病人支支吾吾的樣子。

“主子,你要不要先喝口水,先平複下心情,我再慢慢跟你說。”

阮棠看著他,心下咯噔一下。

難道自己真的得了什麼不治之症?他神情這般凝重?

“我是生了什麼病嗎?”阮棠不由地坐直身子,“你不用擔心,我受得住。”

“是啊,是有什麼事嗎?你賣什麼關子,痛快點。”青峰也忍不住催促道。

淩青深吸一口氣,隻好開口道:“主子,恭喜你,你要當娘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啊?”

阮棠和青峰異口同聲,一臉疑問。

“你說什麼?再說一遍。”阮棠再次問道。

“我說,主子你懷孕了,如果我冇診斷錯的話,應該已經兩月有餘了。”

阮棠徹底愣住了,他看著淩青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
青峰也微挑下眉,麵上的情緒不顯。

淩青看著阮棠不說話,有些擔心。

隻好安慰道:“主子,你之前不是一直都想要個孩子嗎?現在有了,是好事啊!你不高興?”

淩青說得對,她一直都想要個孩子,之前將楚穆擄來,不正是想要生個基因好的孩子嗎?

現在有了,她應該放鞭炮慶祝纔對的呀,怎地她隻覺得心裡酸酸脹脹的,很不是滋味。

若是這個孩子再來得早一些,現在的境地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?

她和楚穆會不會不一樣?

可是她突然又想到,之前楚穆一直逼著她避子湯的事,還有之後,雖冇有讓她喝避子湯了,但他一直都有服用避子藥。

這麼想來,他其實是不想要孩子的。

若是知曉她有了孩子,他會要嗎?

冇中蠱之前的他,她都不敢確定他要不要?

現在的他,更不會想要了吧?

阮棠低著頭,竟覺得有些難過。

青峰見她不說話,也開口說道:“對啊,你不是想要孩子嗎?現在正好如你的願,怎麼不高興了?”

“不是不高興,隻是有些意外,還冇反應過來。”阮棠朝他們笑了笑,但那笑容多少有些苦澀。

“折騰了一夜了,我想休息一下,青峰你也去睡一下吧!”

青峰點點頭,冇有說什麼,便出去了。

淩青看了她一眼,叮囑一聲,“那你好好休息下,我去城裡給你配點安胎藥回來。”

阮棠點頭,便直接在床上躺下,閉上眼睛。

待淩青出去,關上房門的時候,她才睜開眼睛。

望著素花帳頂,一臉愁容。

楚穆不記得她了,那她有孕了,那該不該告訴他這個做父親的?

畢竟他有知情權。

之前她猶豫著該不該給他解蠱,現下這般,她是不是應該再找機會,和他談談,或許他願意配合自己解蠱呢?

但又想到他今晚那般對自己,阮棠再一次泄了氣。

他肯定不會願意和自己談的。

————稍後這章會補幾百字,湊夠兩千字-了。三千兩,於一個侯府來說,確實也不算得什麼,但對於一個外乾中空的靖安侯府來說,那便是钜款了。這些年,各處莊子和商鋪都不賺錢,府裡的進項都在縮減,但支出又一樣少不得,每年還要給宮裡那位遞不少打點,現在的靖安侯府早已經不複當年。哪裡還拿的出三千兩的閒錢來?楚穆將阮老夫人的神色儘收眼底。靖安侯府,現在不過是個空殼子。現任靖安侯,無作為,就一個吃祖輩陰德的,能有多少進項?他就不信,這阮老夫人願意拿出這麼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