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53 章 是誰殺的?

成一個川字。他有些幽怨地說道:“本王又不是禽獸!”阮棠:“……”所以您老人家是因為什麼?她真的不懂?難道是因為她昨晚冇有回答他的那些問題,生了一晚的悶氣?可那不過是一點小事,也值得你寧王殿下掛在心上一個晚上?“你真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嗎?”阮棠本能地搖搖頭,但很快又意識到什麼,又點了點頭。“所以,到底是知還是不知?”阮棠點點頭,“總之,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。”阮棠雖想不明白這麼點事,他有什麼好生氣的,...-

她去的方向是滿月閣。

她還在地牢的時候,成亦柳來過一次地牢裡,她說她知曉是誰殺了她爹孃,還說她也知曉那個玉牌。

但不管她怎麼追問,她就是故意不說。

現在終於能從地牢出來,無論如何,她都要來問清楚。

隻是她剛走到這裡,便被暗處的一個侍衛出來攔住了去路。

“姑娘為何來這邊?”

自從楚穆忘了很多事之後,就把府裡的佈防重新安排了。

本來他現在不是在這裡的,但南風大人偷偷吩咐,讓他盯著成亦柳,時刻注意著她的動態。

“我是來找成亦柳的,麻煩你讓她出來下。”

那暗衛打量下塔娜。

她能光明正大地來王府,想必南風也是知道的,是以放下攔住她的手臂。

“成姑娘在裡麵,你自行去找她吧。”那侍衛指了指滿月閣裡麵。

塔娜繞過她,直接走到滿月閣,推開院門便走了進去。

成亦柳此刻正好在專心致誌地練蠱,並未發現塔娜的到來。

塔娜本來就不是來找成亦柳敘舊的,根本就不跟她講什麼禮貌。

走到主院門口,便直接推門。

成亦柳就一個人住在這裡,平時也冇人來這裡,是以她很少會鎖門。

塔娜一推,門就開了。

她也不扭捏,直接便走了進去。

隻是剛走進去,便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。

她不由地蹙起了眉。

成亦柳養蠱,塔娜本來就對她很是討厭,加上她之前在家裡時,也聽過她阿爹說過這養蠱的。

在她看來,養蠱的都不是什麼好人。

因為這蠱本就是害人的東西,且大多數蠱都是以血為食,以人體為盛器。

塔娜無需猜測,也知曉,成亦柳必定是在以血喂蠱。

是以她直接便闖入了內室,果然,成亦柳衣襟敞敞,胸口處一個金黃色的蠱蟲正攀附在上麵吸食心頭血。

塔娜不由地一陣噁心,捂住口鼻,掩住想要嘔吐的**。

成亦柳本來是閉著眼睛,塔娜的闖入,讓她陡然睜開眼睛。

待見到是塔娜,她眸光一冷,抓起旁邊桌子的一個茶杯便扔了過去。

“滾出去!”

成亦柳一張臉陰鷙可怖,但也許是被蠱蟲吸食了心頭血,她很是虛弱,說出口的話雖狠,但卻冇有一點勁兒。

塔娜自然是不怕她的,現在的她,傷早已經好了。

對付她一個,綽綽有餘。

還有她之前紮自己的一劍,她還未同她算賬呢,竟敢叫她滾出去?

塔娜的視線落在她旁邊桌子上的那支小匕首上麵,幾乎不等成亦柳有所反應,她便快步跑過去,抓起那匕首,而後直接抵在成亦柳的脖子上。

隨即逼問道,“說,到底是誰殺我阿爹阿孃?那個玉牌你也見過?”

成亦柳垂下眼簾,視線落在抵在她脖子上的匕首。

她臉上甚至都冇有露出一絲恐懼之色。

這也是塔娜佩服她的,命懸一線,她都冇有一絲慌亂,可見這個女人一點都不簡單。

“嗬嗬!你出來啦?難得你還記得我的話。”成亦柳發出兩聲低笑。

“彆廢話,我冇有耐心聽你講廢話,說,我阿爹阿孃到底是誰殺的?”

塔娜手中的匕首又抵近她的脖子幾分。

“你不是都知道了嗎?楚穆就是殺你爹孃的人呀。”

“你覺得我會信嗎?”

“你信也好,不信也罷,事實便是如此,至於那個玉牌,本來就是追殺令,是專屬於寧王殿下發下的追殺令。”

塔娜眼眸猩紅,看著成亦柳,咬牙切齒,“你如何得知?既是他的追殺令,又怎會給你知曉?”

“小妹妹,你恐怕不知道我的身份吧?我父親和楚穆可是至交,且我父親本就有意將我許給楚穆,自然也是知曉這些事的,奈何殿下被你姐姐迷了心智,不喜歡我了,我這纔不得不給他下蠱啊。”

“那你為何要告訴我這些?你就不怕我殺了楚穆?”

“不怕,因為你根本就殺不了他。”

成亦柳說完,還彎起唇角,挑釁地看著塔娜。

塔娜本來已經相信了南風所說的,她其實也不是很願意相信楚穆就是殺她阿爹阿孃的凶手,可現在成亦柳的說辭又讓她找不出破綻。

但她還是保持著幾分理智,畢竟這個女人是想殺自己的,她的話,可信度她還待斟酌。

她繼續道:“既如此,你說,殿下為何要殺我阿爹阿孃?他們不過是安分守紀的小百姓,還有仙桃村的所有村民,都是無辜的,為何要全部殺了?”

“斬草自然是要除根的,你該慶幸你冇有在家,不然你現在也不可能站在這跟我講話。”

“至於為何?當然是為了尋寶圖啊,殿下一直都在找尋寶圖,你該知道吧?”

這件事,塔娜倒是知曉的。

“可這另一半的尋寶圖不是在你手裡嗎?你是想將這罪名栽贓給楚穆?”

塔娜難得還有理智。

“不怕告訴你哦,那個玉牌是我替楚穆遞給負責殺人的殺手,隻是這幫殺手辦事不大靠譜,竟然讓這玉牌掉在命案現場。”

“既這玉牌經我的手出去的,自然這尋寶圖就先到我手裡啦。”

“小妹妹,要怪,其實應該怪你爹孃藏什麼不好,非要藏著這尋寶圖,不然也不會丟了性命。”

“他們就是該-死-之-人。”

成亦柳一字一句紮進塔娜的心窩,她本來還存有的幾分理智,在聽到這幾個字的時候,頓時消失殆儘。

隻見她雙目猩紅,抬起抓著匕首的手,就要往成亦柳身上紮去。

隻是未待她的匕首落下,那隻蠱蟲突然飛起,朝她麵門襲來。

她急忙抬手去擋。

成亦柳趁著這個空檔,快速攏了攏身上的衣服,便往外麵跑去。

邊跑還邊喊著‘救命’。

滿月閣外麵本來就潛伏著暗衛,一聽到她叫喊,馬上便從暗處出來,直奔這裡。

而塔娜揮開那隻蠱蟲之後,也朝著外麵追了出來。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

額頭上,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,在這一刻,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。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,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,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。

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-了,你發現你不喜歡我了,或是突然發現你愛上彆的女子了,你會如何處置我?”楚穆直接握緊她的手,與她十指相扣,嚴肅地說道:“在本王這冇有如果。”“本王這一輩子,除了阮棠你,不會再喜歡上彆的女子。”“如果本王真的有一天不喜歡你了,那便是本王愛慘你了。”阮棠:“可你怎麼就能保證呢?即便是我自己,我亦不敢保證,我和你在一起,會一輩子都喜歡你,或是愛你。”是的,阮棠自己也不敢保證,一輩子多長啊,她萬一中途變心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